yucaixuan88888

对“网络直播平台能少点乱象吗?”的看法

   对“网络直播平台能少点乱象吗?”的看法 - 号737337 - 御彩轩群
 一夜之间,视频社交席卷而来,有一线明星直播颁奖礼,就有二三线明星直播洗脚,有网络主播直播“造娃”,就有网红直播吃饭、睡觉,烤羊肉串、遛狗、下棋等等,都被诸多网民用手机摄像头记录了下来,同步传递给其他围观者,全民直播时代已经到来。


全民直播的爆发,有一个有意思的节点,即管理部门加强对视频直播平台的监管之后,网络主播的情色擦边球,已经不能再打得那么明显了,“吃香蕉不准直播”,类似这样“严厉”的禁令,不但让视频直播者有所收敛,也让平台运营者面临商业模式要被“掐死”的危险。


明星的“救场”,成为视频直播平台的救命稻草。在几年前,明星加入以草根网红为主的视频直播平台,是不可想象的事情。但现在不一样了,经过了数年的运营积累,视频平台已经获得了海量用户和庞大资金,拥有了和明星对话的实力。而明星群体,一向是跟着社交媒体的热点在走,从博客到微博再到微信,现在选择视频直播已是必然。


明星参与频次的提高,点燃了全民直播的燎原之火。直播成为话题燃点,制片人方励的惊人一跪,为他发行的影片带来了4000万票房,这个行为就是在直播过程中产生的。网民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,但网民也不追求什么影响力,直播的本质诉求是:我来了,我直播了,管你看不看。有视频直播平台适时地打出了这样的广告,“每个人都是生活的明星”,这直击网民的痛点。


安迪·沃霍尔曾预言:在未来,每个人都会有15分钟的成名机会。这句话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已经得到无数次验证,早期的网络名人如芙蓉姐姐、罗玉凤等,都是“15分钟成名机会”的代表,但现在安迪·沃霍尔的预言已经失效,没人打算成名,那些通过一间普通的视频直播间就能年收入几十万几百万的主播,在大众层面没有任何的知名度,但这不妨碍他们像名人、明星那样轻松地赚钱。


前段时间有个新闻颇有意思,山东临沂一个视频直播平台的男主播,几个月赚了几十万,但被女网友骗走了。临沂又被称为沂蒙山,在许多人眼里,是老区,是闭塞的地方,但那里的一个普通男孩,能通过视频直播获得如此高的收入,不得不让人感叹,一些职业方面的界限与壁垒,在被新兴的渠道不断地打破,但同时也让人怀疑,这样一个数量似乎不小的群体,能在以后成为常态吗?


视频直播的高收入者,眼下或正忧心忡忡。全民直播的千军万马,正在踏破直播间本来就很低很低的门槛,他们已经不甘心再做一名围观者,通过献花、打赏的方式来获得存在感,他们也想要在哪怕仅有几十名围观者的状况下,体会“成名一秒钟”的快感。当主播们的数量疯狂扩张,关注度的稀释不可避免,最终,在视频直播平台上有竞争力的,还是那些能够产生内容而非制造“无聊”的主播。


网络流行文化有过几个阶段,从《大话西游》的无厘头文化,到“贾君鹏你妈喊你回家吃饭”的无聊文化,再到《小鸡小鸡》等神曲的贱文化,从全民直播的特征看,更符合无聊文化的本质。无聊文化的特点是,追求无意义,消减一切正式而又常规的事物,集合打哈欠的群体声音形成一个巨大的哈欠……全民直播的这一轮热度,不会轻易降温,参与人数的众多,会催生新的商业模式,并且会在商业力量的推动下,形成新的社交文化,未来的全民直播能否走出无聊,一方面决定权在于平台运营者,另一方面在于海量主播们——他们采取这样的平台发声,最原始的动力,究竟是想消耗(多余的时间和精力)还是想创造(新的话语体系)?

评论